哪啦唔的部落格
哪啦唔的部落格

歡迎訪客 ( 登入 | 註冊 )

塞車的學問

張貼由 哪啦唔, 2014年12月19日 , 17:32 PM

與人約會,若是在北京,姍姍來遲的人有一個標準的說法:塞車。這時常不過是托詞,說的人也未必在乎聽者信不信,如有人偏要打圓場,那她或他立馬就數落起交通問題,一臉的憤然,於是,各種酒宴總是從國家大事吃起。傳聞日本已故總理田中角榮年輕時赴約,遠遠看見人家走來了,但已過定時,便轉身離去。當然是做戲,但這種戲恐怕也只有在日本做得出,那裏的公共交通是世界上最準時的,難以當藉口。所謂人以信立,信又以何立呢?在什麼都沒有准點兒的地方,守信大不易,雖然從根兒上說,人有守時觀念,交通才守規準時。



不過,駕車出行,即便在日本也難保暢通無阻,尤其逢年過節,高速路“澀滯”幾十公里開外是常識。澀滯,我們更常說堵塞,並不是交通的獨特現象。囤積居奇是商品流通的堵塞,腸梗阻、腦血栓是人體的堵塞,電梯堵塞、飛機堵塞、網路堵塞都叫人堵得慌。對於廣告業,堵塞就變成好事,人流越不暢的地方貼張廣告才越有人看。交通堵塞通常指塞車。網路堵塞,術語叫“輻輳”,用丟棄郵件的方法來緩解,但塞了車,卻只能在路上枯等。除非有警車開道,否則,任何人都在劫難逃。東京大學副教授西成活裕也不例外,但他從十年前的某一天開始冷眼觀察有流必堵的現象,用學業所專的非線性數學解析起因,出版一本書,名為《堵塞學》。



日本人口總數為1.27億,其中7700萬人持有駕照。年間塞車所造成的經濟損失約12兆日元,相當於國家預算的七分之一。可見,研究發生堵塞的機制並予以解決是重大課題。西成把人及其車看作粒子,這是些自己能夠動的“自我驅動型粒子”,形成集團則出現堵塞。比方說,用軟管噴水,捏細了出口,流量不變,速度加快,但道路變細,因為人或車不僅受動於外來力量,本身還要按周圍的情況行動,所以會堵塞。



塞車的原因首位是上坡,特別是那種走一百米升高或降低一米的緩坡,不易覺察,駕駛者不加大油門,車速一點點放慢,後續的人踩刹車,連鎖反應,越靠後的人踩得越猛,車距縮短,便帶來“自然堵塞”。在高速路上,每公里大約有二十五輛車是“臨界密度”,就是說,車距低於四十米,塞車乃發生。這個車距大致相當於正常行駛急刹車的制動距離。四十米車距是塞車臨界點,這時誰踩一下刹車,足以造成大約十分鐘的堵塞,一旦堵塞就不易消解。此外,塞車的主要原因還有事故、匯合,大致與坡道三者各占三分之一。







西成活裕在此書中報告了一些有趣的現象,例如:



前面能看見兩臺車要比只看見一臺車的時候開車速度快,但近來車身較高的車增多,遮擋視線,易發生堵塞。



在速度、間距不充分時,往卡車前頭插車,迫使卡車急劇減速,而卡車難以急劇加速,這也是堵塞起因。



路況正常時,車在超車線上跑得快,但遇到塞車,行車線上的平均速度快一些。



同樣是塞車,北京的景象跟日本大不一樣。日本車輛被塞成一線,像僵死的蛇,而北京好似跳千手觀音舞,左探一車頭,右探一車頭,伺機往前插,滿路不和諧。這個現象恐怕就不是物理的,而是社會心理的。西成活裕主張跨學科研究“堵塞學”,包括取法螞蟻,它們的世界也存在堵塞,大概解決得比人類好。西成信心十足,要再用十年之功拿出解決堵塞的方法來。



日本高速道路最高時速法定為一百公里,這是東京奧運會之前的1963年制定的,最近員警當局終於打算費時三年做一下修改。結論應該是提速吧,在車速上“入歐”,即便不能像德國那樣無限制,起碼也要趕上英國的一百一十二公里。


« 八月 2018 »
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31

最新文章



0 會員瀏灠

0 訪客
0 會員
0 匿名會員

搜尋我的部落格